龙城机械网 >> 最新文章

宁夏七大电企联合上书请求降煤价煤电矛盾烽烟再起_[#第一枪]橡胶衬里

2021-06-08

一起出现在宁夏地区的煤、电企业的“掐架”,再度折射了2017年煤炭市场的不太平。

3月17日,宁夏境内的七大火力发电企业集体上书宁夏自治区经信委,要求解决火电经营中的问题。这7家企业为:华能宁夏能源公司、大唐宁夏分公司、华电宁夏分公司、国电宁夏分公司、中铝宁夏能源公司、京能宁东发电公司、申能吴忠热电公司。

根据上书中的内容,神华集团下属企业宁煤集团的煤炭价格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由200元/吨上涨到了320元/吨,上涨幅度达到60%。上述七家企业建议政府从中协调,将煤价降至260元/吨以内,并解决涉及煤炭运输的“铁路交通人为涉阻”等问题。

3月20日,被指带动了当地煤价上涨的宁煤集团,则向上述企业发送了一份“温馨提示”,表示如果在3月29日前尚未签订相关合同,从4月1日起将无资源安排供应。

3月21日,经济观察网致电上述七家联名企业之一的中铝集团宣传部,该宣传部人士对于此事未予置评。

宁煤集团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煤、电企业的掐架现象为什么出现在了宁夏地区?为什么会出现人为涉阻?年前签订的煤炭价格长协为什么不起作用了?围绕煤、电企业的矛盾,是一系列疑问。而在这些疑问的背后,能够看到去产能背景之下,煤、电双方从2016年下半年就产生的矛盾并没有得到缓解。

联名请求降煤价

七家联名上书宁夏自治区经信委的电力企业中,除了京能为北京市属国有企业,申能为上海市属国有企业之外,其余五家均为中央直属企业。

这份外泄的联名上书当中提示的一个信息是,目前宁夏地区的火电企业亏损严重。文件表示:“今年以来受电煤价格上涨,电量大幅下滑等因素影响,区内各发电企业经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目前区内火电度电成本高达0.27元/千瓦时,超过了区内标杆电价水平,火电企业已经处于全面亏损状态。”

在七家电力企业看来,是神华宁煤集团的涨价带动了当地煤炭价格的上涨。上述企业认为,2016年以来,神华宁煤集团区内煤炭合同价格由200元/吨先后多次涨价至目前的320元/吨(均为出矿价),并且带动了区内周边市场煤的无序大幅涨价。导致发电企业和其他涉煤涉电行业的生产成本急剧升高,直接影响火电企业经营的煤价格局。

上述企业“建议”宁夏自治区政府考虑煤价大幅上涨对各火电企业经营影响巨大的实际情况,以及有可能对区内经济形势造成不良影响,协调宁煤尽快降低煤价至260元/吨以内,利于电、煤共同让利来促进自治区经济发展大局。针对目前发电企业经营严重亏损的局面,建议政府协调减少直接交易电价让利幅度或暂缓直接交易,针对发电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后电价疏导不到位的情况,建议政府协调尽快落实超低排放电价,以此帮助发电企业渡过难关。

此外,这一联名文件还提出,针对区内煤炭供需形势以及上海庙至区内煤炭铁路运输通道人为涉阻,考虑区内煤炭资源可持续利用的长远利益,建议协调开发铁路运输市场,方便上海庙电煤火车运输进宁。

3月20日,神华宁煤集团运销公司在分别向宁夏京能宁东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中电投中卫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神华国华宁东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电集团北京燃料物流有限公司宁夏分公司、宁夏大唐国际大坝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发了一份意味深长的“温馨提示”。该“温馨提示”表示:“进入2017年以来,由于神华宁煤集团严格按照国家去产能要求组织生产,加之集团煤制油项目的投产运营,我们千方百计提高合同兑现率。为此,2017年二季度的合同价格维持一季度的价格水平,即4500大卡对应320元/吨。请在3月29日前签订合同。否则,从4月1日起将无资源安排供应。”

疑问重重

宁煤集团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煤、电企业的“掐架”事件为什么出现在了宁夏地区?为什么会出现所谓的“铁路运输通道人为涉阻”?年前签订的煤炭价格长协为什么起不了作用?

公开资料显示,宁夏煤炭工业起步于1956年,先后建成了石嘴山、石炭井、灵武三个矿区,分别成立了石嘴山、石炭井、灵武三个矿务局,2000年相继改制为公司制企业。伴随着西部大开发前十年发展战略的实施,神华宁煤集团先后进行两次重组。2002年12月,自治区党委政府对亘元、太西、灵州三个煤炭集团和原宁夏煤业集团实施战略重组,组建了新的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6年1月,自治区党委政府与神华集团合资合作,神华集团对宁夏煤业集团实施增资扩股,再次战略重组为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100.3亿元,其中神华集团51%,自治区政府49%。

2016年,宁夏地区的煤炭产量在7000万吨左右,宁煤集团则占据了一半以上。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分析师向经济观察网分析,尽管宁煤是神华集团控股的企业,但基于宁煤的身份和所属地,宁夏自治区政府对于宁煤依然具备一定的话语权,七家电力公司找到地方政府“理论”也在情理之中。

煤炭市场区块效应明显,整体分为沿海、内陆和西北、西南地区。进入2017年后,内陆地区煤炭价格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滑,沿海地区和西部地区的价格压力则一直很大,根据上述行业人士分析,沿海地区对于煤价上涨的接受度会更高,但相较沿海,以宁夏为代表的西北地区对市场经济的理解还“不到位”,出现这种煤、电掐架的现象也不奇怪。

不过,上述人士表示,320元每吨的价格已经不算高。如果强制神华降价,恐怕在神华也并不是容易接受的事情。

环渤海动力煤指数显示,煤炭价格在去年11月出现了年内峰值之后,进入年后,价格走势依然没有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况,这出乎了一些业内人士此前的预料。该分析师预测,2017年在去产能严厉执行的大背景之下,去产能、查超产、保安全几大因素主导,煤炭市场行情即便受季节因素出现阶段性波动,也很难出现大幅度下滑。

该分析师表示,经济学的一个规律是,行业的产能利用率越高,利润率就会越高,现在严禁超产,又严去过剩产能,煤炭的产能利用率比过去有了大幅的提升,利润水平也比过去有了大幅提升。要煤价回到从前的低位,从产能利用率上来看,也不太可能。

至于铁路运输的人为设阻,上述人士分析说,原来煤价很低的时候,为防止外地煤对于本地煤的冲击,形成了这样的通道以及流程上的障碍,到现在这种阻碍还没有撤销。事实上,不仅是宁夏,河南、山东、山西等地,都存在这种现象。不过这种现象更多是发生在煤价比较低的情况下。眼下煤价较高,各个地方的煤炭资源比较紧张,打通这些通道一方面有其必要,另一方面,即便打通了,煤价也还是很难降下来。原因在于,眼下煤价的高企是全国性的。七家电力企业提出的神华宁煤的涨价幅度,在全国范围内都很普遍。

4500大卡的动力煤320元/吨的价格,在上述七家电力公司看来,已经很高,但在行业分析师看来,尚属比较合理的水平。目前这一产品在港口的价格是500元左右,陕西地区的价格是320元左右,内蒙地区的价格是240元,山西地区的价格是370元左右,不同地区差异很大。

“价格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宁夏地区的煤炭行情,一个是面临去产能,一个是神华宁煤位于宁夏地区的煤制油项目启动之后,煤炭消耗会增长,如果没有后续补给,可能会进一步拉高这一地区的煤价,这是政府应该考虑的问题。”该分析师向经济观察网表示。

此番煤电企业双方的“掐架”,令人想起年前的煤炭价格“长协”。2016年11月,基于煤炭价格过高,由发改委牵头,组织了包括神华在内的煤炭企业与华能、大唐、国电等大型电力公司签订了中长期协议,协定了低于彼时市场价的“基准价”,同时约定后续将参照市场变化按照各方分担的原则相应调整。

上述人士向经济观察网分析说,彼时签订的长协价主要是针对沿海市场的下水煤(水路运输的煤炭),价格也确实低于市场价,煤炭企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让利于电力企业。如今的价格相较市场行情也属于合理水平,煤、电双方的这起地方性“掐价”事件,恐怕难以改变煤价整体较高的现状。

不锈钢薄壁水管价格

其他给料机械

重型机床导轨批发

友情链接